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行业资讯正文

“洋垃圾”禁令一年 中国决策影响全球固废处理系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04 浏览次数:1203
 

曾经的“洋垃圾”进口第一大国,正一步步收紧固体废物进口政策。

2017年7月30日,中国正式通知世界贸易组织,将于2018年初停止进口包括废塑料、未分类废纸、废纺织原料和钒渣在内的24种“洋垃圾”。2018年6月,国务院公布《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明确将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力争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

自正式印发以来,“洋垃圾”禁令已一年有余,“蝴蝶效应”正在全球卷起风暴:欧盟决定对塑料征税,美国废品回收站堆积如山,星巴克要禁止塑料吸管……看似各自独立的事物,都在中国拒收“洋垃圾”之后发生着改变。而对于中国的再生行业而言,也正面临着一场洗牌与重塑。

禁令后,包装业遇“断粮窘境”

8月,纸价继续上涨。

不久前,华东、华南、华北等地区多家造纸厂再次公布上涨价格,上调废纸价格30-100元/吨。据央视财经报道,今年上半年,成品纸市场迎来涨价潮,白板纸、瓦楞纸、箱板纸等纸种价格全面上调。

纸价变化的影响正一层层渗透至相关行业的各个脉络中:出版社新书定价“不约而同”上涨,报社纷纷收到纸厂发来的涨价函,一些包装企业面临“断粮窘境”。

近些年网购的普及刺激了包装行业的需求,几乎每一个快递包裹都预示着对包装纸的需要。而在“洋垃圾”禁令之下,包装行业上下游各种变量都面临着复杂的情况。

2018年7月31日,纸业巨头理文造纸发布了中期业绩公告。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理文造纸的营收与净利润均大幅增长,但其中期毛利率却迎来2014年以来的首次下滑:从去年上半年的26.91%降至今年上半年的25.18%,减少了1.73个百分点。这成为市场担忧的地方。


一女子在哈尔滨市某书店选购图书。从5月1日至5月4日,全国32家纸厂宣布涨价。

漩涡中的再生塑料行业

不仅仅是纸业,对于“洋垃圾”其他相关行业而言,整治力度的加码正倒逼行业转型。再生塑料行业同样处于漩涡之中。

一直以来,进口废塑料受到再生资源行业厂家青睐。由于从国外进口废塑料比进口塑料原料成本低,而且废塑料在经过处理后仍能保持较好的加工性能,因而较多企业依赖进口废塑料以降低成本。自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以来,废塑料进口量近似“腰斩”。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2017年6月国内废塑料进口量为59万吨,《方案》颁布之后,2017年10月进口量下滑至31万吨。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再生塑料行业中相当一部分企业属于技术含量低、产业集聚度低、污染防治水平低的 “小散乱”企业。这些企业易受波及,如今多数处于停产状态。

清华大学环境固体废物控制研究所教授蒋建国称:“‘洋垃圾’禁令期间,相关企业可能都要面临洗牌,产业结构升级优化,大的企业需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小散乱’的企业可能难以生存。”

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在其评论文章中称,洋垃圾进口禁止之后,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相关企业的压力,但长期来看价格上升之后,会有新的供给者立刻涌入,将短期压力消化掉。

李志青同样在其评论文章中表示:“‘洋垃圾’被禁止之后,再生行业的原材料供给缺口需要依靠国内“土垃圾”补足,就会倒逼国内的土垃圾做好后端处理,再进一步倒逼前端的居民社区垃圾分类做得更好。”

星巴克要停用塑料吸管

与中国的行业洗牌相映的是,在太平洋彼岸,中国突然停摆的市场,让一套运转了几十年的废物回收体系也正面临重塑。

波士顿韦斯特伯勒一家回收厂里,老板本哈维面对堆积如山的固体废物“束手无策”。据《波士顿环球报》2018年6月5日报道,这家回收厂已经堆积了5000吨废纸与纸板,另外,每天还有400吨新材料会运送进来,却只有不到50%可以有效回收。在回收厂约7400平方米的场地中,几乎有一半的空间已被废品填满。

此前,这些固体废物都可以作为商品运至中国。如今,中国完全禁止了包括废塑料和混合纸在内24种材料,对于禁令之外仍可正规进口的硬纸板、废金属等也大幅提高了标准,要求杂质占比例不超过0.5%。一些工厂老板表示,现有设备根本无法将污染物含量降到这个标准,因而不得不支付每吨70美元的费用,将固废运往垃圾填埋场或焚烧炉。

一些工厂正试图采取措施清理回收物流,包括放慢加工设施运行,或者限制接受的材料类型等,“每家从业者正陷入挣扎”。

市政单位也正受到影响。波士顿环球报报道称,在马萨诸塞州罗克兰镇,居民资源回收所需支付的成本,由此前的每吨付费3美元涨至70美元。而在布兰垂镇,资源回收成本已上涨逾10倍,官员担心,若费用继续攀升,地方政府恐怕要减少教育或交通等其他公共服务开支。

而在其他国家,中国的“洋垃圾”禁令也同样在重塑回收行业。在美国科学促进会期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2018年6月发布的一篇研究论文中,佐治亚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从1988年到2016年中国进口塑料垃圾的数据,据此推测,预计到2030年,全球可能会有1.11亿公吨的塑料垃圾无处可去。

“这是一场国际危机,我们无法承受这些费用。”一家回收厂老板在波士顿环球报的采访中称。

研究者通过数据绘制出2016年中国塑料废物进口来源及1988-2016年累计塑料废物出口吨位图。橙黄色线条为2016年中国塑料废物进口数据,灰色为1988-2016年各国出口数据,颜色越深,出口越多。

对此,欧盟已经进行了政策响应。据德国之声2018年5月28日报道,当日,欧盟委员会提议要全面禁止棉签、刀叉、盘子、吸管等一次性塑料产品,以更为环保的材料取而代之。同时,要求生产商要协助支付废物管理费用及环保宣传工作的费用。

提议中要求,在2025年之前,欧盟国家要的一次性塑料饮料瓶回收率要达到90%,在2030年对全部塑料包装实行回收。欧盟委员会表示,将敦促其他机构优先处理该提议,希望能在2019年5月欧洲选举之前获得批准。

这一趋势也影响到了星巴克。据《西雅图时报》报道,2018年7月9日,星巴克宣布,要在2020之前停止使用一次性塑胶吸管。目前,星巴克旗下28000多家门店每年使用的塑料吸管数量超过10亿根。作为替代性选择,星巴克将提供可回收的无吸管盖子,或使用其他可回收材料制作的吸管。

“世界工厂”与“全球垃圾回收站”

中国的“洋垃圾”进口热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中国是“世界工厂”,包括制造业在内的诸多产业对原材料有着巨大的需求。满载着“中国制造”的巨大集装箱船离开中国港口,行驶至发达国家,返程时载回这些国家的回收物。之后,经过层层分拣加工,作为原材料的回收物进入各地工厂,被生产成新的货物。

这条进口供应链之所以得以运转,源于每个环节各自获利。对发达国家而言,严格的环境标准与较高的劳动力成本意味着废物处理费用高昂,出口至中国无疑是一种更为经济的方式。《中外对话》研究院冯灏撰文分析:“对于发达国家而言,国内处理的费用大概在每吨400美元至1000美元。运到中国,即便加上运费,每吨的成本只有10美元至40美元。”

最对于中国而言,彼时享誉全球的制造业需要更多原材料。“中国收纳的‘洋垃圾’主要是塑料、废纸、金属材料等,都是还有一定回收利用价值的原材料 。”蒋建国称,“我国此前进口这些固体废弃物,作为发展资源不足的补充。”

另外,从废塑料中回收原料的成本也要比从石油提取物中直接合成新塑料稍显便宜。作为报价高、不挑剔的“最优买家”,中国的接收方通过多次挑拣分类,形成了一条条位于全球价值链底端、且自成体系的产业链条。

在李晓的记忆中,货船会停在刘官庄镇的港口,“洋垃圾”压缩包进入到家里的小工厂中,拆解后粉碎、清洗。“进口塑料都是经过分类的,是质量比较好的材料,其次是国内工厂的废弃材料,最次的是国内垃圾回收站运过来的,比较脏也难处理。”

2018年1月12日,广东汕头贵屿镇,当地民众回收废旧物品。

经济与环境的双重命题

“只要停止一些事情,就可以撬动全球贸易体系——禁止‘洋垃圾’就是其中之一。” 安大略理工大学能源系统和核科学副教授丹尼尔·霍恩威格在其文章中表示。

劳动力成本比较低的发展中国家成为全球污染的“避难所”,“洋垃圾”的转移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实现的。从1995年到2016年,中国的年垃圾进口量从450万吨增长到4500万吨,二十年间翻了十倍。据商业咨询机构China Briefing的数据,2016年,美国废纸出口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直接送到了中国。欧盟27国中,87%的再生塑料直接或间接运至中国。

导演王久良2016年发布的纪录片《塑料王国》描绘了这样的场景:大量未经处理的塑料垃圾进入中国,散布在从北到南几十个大小乡镇,最终在一个个小作坊里,由几乎没有任何防护的工人用手进行粗糙的分拣。“一些‘洋垃圾’的加工过程主要依靠人工手工拆解,对从业人员的健康隐患是很大的。”蒋建国表示。

出于控制发达国家“污染转移”、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的需要,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于1989年通过了《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的巴塞尔公约》,对各缔约国进出口危险废物的国际义务及其法律责任作了明确规定。中国于1990年3月22日在该公约上签字,也是世界上最早加入的缔约国之一。

不过,一个公约不可能避免所有的污染转移,经济与环境的双重问题很难用环境约束来解决。由于环境处理的高成本以及输出国严格的环境规制,《巴塞尔公约》生效之后,“洋垃圾”越境转移依然存在。

近些年来,中国政府开始收紧“洋垃圾”准入标准,一方面源于对环境问题的重视,而另一方面与经济发展阶段也密切相关。自2013年起,中国开始推行“绿篱”行动,对进口垃圾的品质进行严格管理,并以强硬姿态打击非法走私垃圾进口;2017年3月,中国发起“国民利剑”行动,再次收紧对“洋垃圾”的督查。

中国的“洋垃圾”禁令对欧美国家的影响,也暴露了全球此前依赖单一进口商的脆弱性。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拒绝“洋垃圾”之后,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例如东南亚、中东、拉美各国,正可能成为新的“垃圾场”。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公开发言中称:“重要的是大家要统一到巴塞尔公约的精神上,各个国家都要立足于自己产生的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自己来减量、自己来处理、自己来消化,这样很多事情才会更好地理解和解决,也有利于全球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普及和推动。”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